首页 >> 最新文章

王全安回应质疑:跟女演员有感情说明导演诚实张志政

2019-09-05 14:20:38 张志政    

《白鹿原》剧照

《白鹿原》上映以后,有褒有贬,有赞有弹。那些不满的声音主要集中在“不象史诗反而象田小娥传”、“情欲戏不怎么样”、“票房差”等方面,那么,王全安到底是怎么想的呢?

第一颗臭鸡蛋:史诗在哪里?

观众对于正式公映的版本的意见是,整部电影都围绕着田小娥打转转,见过导演疼老婆的,可没见过导演这么疼老婆的,这到底是《白鹿原》还是《田小娥》传呢?

王全安:这肯定和删减有关系,其实真要拍成《田小娥》传,从电影的角度是更纯粹,但是那样就太泄气了。

但是田小娥作为主角肯定合适,这条线讲人的情感,适合电影来讲。

第二颗臭鸡蛋:和原著比,影片删减了许多人物。

原著洋洋洒洒,蔚为大观,电影比较起来,就单薄了许多。为什么王全安不拍成上下集呢,为什么不拍成电视剧呢?为什么要删掉这么多人物呢?

王全安:从影像上来说,小说中的人物形象都是最基本朴实的,把有一点神奇的、魔幻的人物都进行过滤,以乡绅、农民为基础,以他们的视角去看待历史的变化。陕西人的性格很鲜明,很刚烈,做事一根筋,冲突起来很剧烈。作为戏剧来讲张力上已经绷到头了,所以大家看的时候会觉得有点受不了。

在改编的时候,简单地来说,如果跟情感有关联的,是讲故事的,就在电影里比较适合。如果讲意境的,比如讲道,讲风水的,就不适合电影来表达。电影基本上有一个大背景,就是白鹿两家跟时代大背景相关联,年轻一代和老一代的关系,穿插一条情感线,这样把电影框下来。

至于上下集的问题,这个很简单,我们就是不认同《赤壁》那种分成上下集放映的方式。

第三颗臭鸡蛋:影片戛然而止,好像故事还没讲完。

电影结束得很突然,好像所有的人物都还没做好准备,就匆匆收场了。

王全安:电影对导演来说,不管怎么都是遗憾的艺术。四小时的版本对普通观众来说是有难度的。现在的《白鹿原》有它可爱的地方,整体来讲没有那么锐,适合很多人在一起看。《白鹿原》遭遇到的审查事实上可能是中国电影里面最难的一次。这次我确实被洗练了,变通实在不能补偿损失的时候,真的很泄气。但我知道大家最终会看到完整的版本,传递在今天已经不再是一个问题。

但这个东西你爱怎么着怎么着。我最大的心愿是它已经做出来了,在这个年代搭构起来这样一种庞大的结构、戏剧的饱满度,它足以表现出我的手艺。

第四颗臭鸡蛋:情欲戏只是宣传的幌子吗?

宣传的时候说情欲戏多么多么厉害,但实际上很保守,没什么生猛的呀。

王全安:张雨绮塑造这个角色就面临一个问题,既得强烈地让你感到冲击力,同时应该具备优雅的美感。上次在柏林放完,一个法国的老记者说故事里有很人让难堪的情色,然而感觉不到一丝猥亵,他说这是很惊人的,也是很难处理的。

最难处理的是和鹿子霖亲近的部分,当时跟吴刚和张雨绮说如果你们这场戏按照我希望的完成,对中国电影戏剧表现类似情欲来说,实际上是一个巨大的推进,让人觉得愤怒的同时又不得不接受。

第五颗臭鸡蛋:看完电影《白鹿原》,才知道原小说有多么好。

周黎明说:电影《白鹿原》的长处在于,它从头到尾一直向我暗示原著有多么牛逼。

王全安:比较正常的话,按照预期想法的话,改编是既要让观众觉得讲了一个新的故事,但同时还忠于原著。改变是这么个事,你不像原著,这等于是失败了。如果只是像原著,而不是像一个好的电影,那么这个电影也没法看。

改《白鹿原》就像跳到一个陷阱里似的,就是原著里面天然的陷阱,想改必须想办法跳进去,不能怕死。

第六颗臭鸡蛋:王全安真的到了能拍《白鹿原》的年纪了吗?

王全安在拍《白鹿原》之前,并没有接受过大制作。象这么大,这么深的题材,是不是应该找更资深,更殿堂级的导演呢?

王全安:以前我处在一个自我表达比较迫切的阶段,随着电影拍得多,经历一些世面,就不那么焦虑了,

街机捕鱼游戏

铝灰球磨机

石家庄沃尔沃

友情链接